产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公告 > 股价从90元到频频跌破1元 “风电概念第一股”ST锐电如何自救

股价从90元到频频跌破1元 “风电概念第一股”ST锐电如何自救

时间:2019-01-02 08:12 来源:未知 作者: 点击:

  股价频频跌破1元成为“仙股”,令昔日千亿市值的风电巨头华锐风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锐电/华锐风电,601558.SH)进入人们的视野。

  尽管10月22日,收盘在1元/股,摆脱“仙股”阵营,但随着A股市场持续低迷,10月23日,ST锐电再次跌破1元。从90元/股到数次跌破1元/股背后,是华锐风电上市后“事故”不断。细看华锐风电的前世今生,2011年上市钟声敲响时,命运似乎就开始发生转折,首日破发更是预示着华锐风电今后的坎坷之路,虚增利润、高层动荡、老板被判刑、两度披星戴帽、窃取技术等跌宕起伏的戏码接连上演。

  如何提振股价,真正摆脱“仙股”?华锐风电相关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完成大部分大额债务清理工作,解决诸多企业的历史遗留问题,公司负债总额大幅下降;2017年度公司实现扭亏为盈,已消除退市风险警示。2018年业绩整体向好,预计未来3年盈利乐观。”

  A股市场避险情绪浓厚,潮水褪去,谁在裸泳一目了然。ST锐电成为中弘股份后又一加入“仙股”队列的个股。

  在10月18日,股价收盘跌破1元后,ST锐电当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如果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股),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次日,ST锐电股价收盘仍低于1元/股。

  经过高层轮番喊线日,股市提振,ST锐电收盘在1元/股,摆脱“仙股”阵营,但随着10月23日股市回调,ST锐电再次跌破1元报0.99元/股。

  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锐风电股价低迷,今天又跌破1元,其退市的风险依然很大。”

  与此同时,第一大股东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工起重)火速驰援。10月19日午间,重工起重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增持ST锐电A股股份,如ST锐电股价低于1.05元/股,则重工起重将通过股票二级市场公开增持1000万股-1亿股。

  而在更早的10月16日,ST锐电祭出最高达到2亿元资金的回购计划,ST锐电表示拟回购发行的A股社会公众股份,在回购资金总额为5000万元-2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人民币1.2元/股的条件下,若全额回购,预计可回购股份4166.67万股-1.67亿股,占本公司目前总股本的比例为0.69%-2.76%。

  “为促进公司健康可持续发展,基于对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为使股价与公司价值匹配,维护公司市场形象,在综合考虑公司财务状况以及未来的盈利能力的情况下,公司拟用自有或自筹资金进行股份回购,以期增强投资者信心,保护公司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对于回购ST锐电称。

  “公司已经完成大部分大额债务清理工作,解决了与大连重工、美国超导等诸多企业的历史遗留问题,公司负债总额大幅下降,”华锐风电相关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全力发展风机整机业务的同时,积极进行全产业链布局,在风场运营、运维服务等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形成了多个新的利润增长点;2017年度公司实现扭亏为盈,已消除退市风险警示。2018年业绩整体向好,预计未来3年盈利乐观。

  据其官网显示,华锐风电成立于2005年,并于2011年登陆上交所,以打造“新能源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为核心战略,创造了中国风电设备制造业多个第一。

  华锐风电的缔造者是韩俊良,出生国企加之善于“经营”,韩俊良曾带领华锐风电走上高峰。本报记者曾报道,2005年,国内主流风机机型为750千瓦,韩俊良却果断买入德国1.5兆瓦风机的生产许可证。幸运的是,那一年,国家开始要求“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要达到70%以上,不满足不允许建厂”,而风电特许权招标中对大功率机组的青睐,让众多订单花落华锐风电。

  在上市之前,华锐风电的装机容量业绩也可谓惊艳。据招股书显示,2007年-2009年,华锐风电在国内市场的市场份额逐年上升,2008年、2009年连续两年在国内风电整机制造市场反超竞争对手金风科技排名第一,新增装机容量分别为1402MW、3495MW,市场份额分别为22.45%和25.32%,成为中国最大的风机制造商。

  此外,招股书显示,2008年、2009年及2010年上半年,华锐风电营收分别为51.46亿元、137.30亿元及75.4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3亿元,18.93亿元,12.73亿元。一个人的编辑部”照亮了什么

  在2011年登陆上交所时,华锐风电融资94.59亿元,市值逼近千亿,更因风电巨无霸概念而在上市询价程序报出了每股90元的IPO“天价”,创A股纪录。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2011年上市成为华锐风电发展的分水岭,上市当年,华锐风电不仅未能延续此前净利润猛增的势头,反倒是下降为5.99亿元,同比下滑达79.03%。

  2012年、2013年,华锐风电的净利为-5.83亿元、-37.64亿元,接连亏损让华锐风电处于退市边缘面临退市。

  业绩的陡转直下与风电行业的基本面脚步相同。经过数年飞速发展之后,我国的风电市场日渐趋于饱和。2011年之后,包括风电在内的多种新能源投资皆陷入行业低谷。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主任林伯强告诉记者,“目前电力行业处于过剩状态,与华锐风电铺的摊子太大扩张太快有关系,这可能也是其净利亏损的重要原因。”

  华锐风电的劫数是从自曝家丑开始的。2013年3月6日晚间,华锐风电发布公告表经自查发现,公司2011年度财报存在会计差错,引起证监会调查。随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董事长韩俊良因辞去董事长职务。此后,华锐风电开始遭遇“解约门”、高层动荡等风波。

  两年后,2015年11月20日的证监会新闻例会上通报了对华锐风电信披违法一案的行政处罚。据当时处罚公告称,为粉饰上市首年业绩,华锐风电通过伪造单据等方式在2011年度提前确认收入,虚增2011年利润总额2.78亿元,占2011年利润总额的比例为37.58%。

  证监会责令华锐风电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韩俊良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另据北京法院网披露,2017年1月,北京一中院认定被告人,ST锐电原董事长“韩某”犯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

  面对退市危机,华锐风电在2014年卖资产自救,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华锐风电进行了一次重大债务重组和出售应收账款,获得13.58亿的营业外收入,而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当年仍亏损9.05亿元。

  不过,2015年、2016,华锐风电再次接连亏损,净利润报-44.52亿元及-30.99亿元,但是2017年净利润为1.15亿元,扭亏为盈。

  2016年底,重工起重成为华锐风电第一大股东。而新主人来不小,公开信息显示,由大连国资委全资的大连重工起重是国家重点企业之一,也是中国装备制造业骨干企业。

  还是同样的配方,为避免退市,2017年华锐风电通过转让3家子公司股权,取得投资收益2.16亿元,与此同时,与大连华锐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连重工机电设备成套有限公司签订《质量问题谅解备忘录》,取得4.13亿元质量赔偿收益;此外,加大出质保及回款工作力度,收回较大金额的逾期应收账款,冲回计提的坏账损失3.24亿元。

  而华锐风电最新的半年报显示,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4.67万元,同比减少99.07%。

  今年年初的技术剽窃案,华锐风电也得到了妥善的解决。《华夏时报》记者曾报道,1月8日,美国联邦检察官指责华锐风电窃取美国超导公司AMSC技术剽窃,并称该案周一(1月8日)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法院开庭,如果被判有过失,华锐风电可能面临最高48亿美元的罚款。

  7月4日,华锐风电与苏州美恩超导有限公司、美国超导公司、美国超导奥地利公司共同签署了《和解协议》并于同日支付了第一笔和解款,达成和解。

  尽管华锐风电见雷拆雷,但是未能扭转股价的颓势。自身回购、 大股东紧急增持等也未能真正令华锐风电彻底摆脱“仙股”的境况。

  10月24日,华锐风电公告称,依据其与重工起重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约定:双方以5亿元注册资本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国内外海上及陆上新能源项目。

  对于,此次成立合资公司,ST锐电称,有利于资源整合,发挥企业优势资源,提高资产利用效率。

  “作为首个将海上风电项目纳入企业发展范畴的企业,华锐风电现已实现扭亏为盈,未来,华锐风电将继续强化海上风电优势,与此同时,华锐风电将不断提高运维团队的服务质量,积极布局海上风电后市场。”上述华锐风电相关人士说。

  宋清辉表示,“得到大股东重工起重帮助,或能够能帮助华锐风电脱困,但具体的效果尚待进一步观察。”

  不过,《战略合作协议》需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且同时经重工起重报股东及大连市国资委批复同意后方可生效,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有意思的是,7月31日,ST锐电称,重工起重发来的告知函,拟筹划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持有公司的股份,并且已经有意向方与其接洽。

  对于大股东拟抽身而退的新进展,华锐风电方面讳莫如深,上述负责人表示,关于华锐风电与重工起重相关进展请以公告为准。

  面对股价仍在1元徘徊,净利润下滑,大股东的态度不明朗,ST锐电仍难摆脱迷茫。